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75视频

作者:cloudsyin字数:2476更新时间:2022-09-22 23:18:23
  “这是你说的。”
  声音停顿一下。
  话语里透露出的危险,特别有一种S狂魔的感觉。
  不仅没让许清佳害怕,反而生出一种兴奋,但被她用道德感压着。
  苏樾走到衣柜旁,打开,抽出一条许清佳留在这里的豆绿色蕾丝内裤。
  坐到床边,内裤覆盖茎身,苏樾一边用内裤磨自己,一边说:“如果你骗我,见面那天我一定会把你压在床上操烂,操到你下不了床跳不了舞。”
  “嗯……”许清佳蒙在被子里发出一声似呻吟似求饶的声音,“你别说了,苏樾。”
  太羞耻了,水越流越多。
  苏樾一听她这语调就察觉出情况,怎么没操她也发出这么潮湿的声音。
  “想我了?”
  “嗯。”许清佳纠结须臾,承认。
  苏樾就知道许清佳看着娇,其实越暴力她越喜欢,面上软得跟棉花似的,内里想法可多了。
  闷笑从听筒里传来,“那怎么办?”
  他继续诱哄她。
  “只能自己解决了,宝宝,摸摸自己,知道在哪吗?像平时我摸你那样。”
  “我、我是说我想你,又没说……”
  许清佳为自己辩解。
  “对啊,我知道你想我,我也想你,所以我硬了,你也湿了。”
  他即使不在身边也能对她的身体情况了如指掌。
  “摸到没有?把裤子脱掉更好摸。”
  “……”
  许清佳终于被他说服。
  手在被子里往下,挑开内裤边缘,触及到一条狭缝,狭缝里流出水。
  碰到小小的花蒂。
  “嗯——”她忍不住喊了一下。
  “是不是碰到了?”苏樾呼吸深重,更用力地去撸自己,可总是到达不了那个点。
  “难受,我好难受,苏樾。”
  “我也难受。”
  苏樾突然挂了语音。
  许清佳蜷缩在床上,还没发现他挂断了,那边又打过来。
  这次是视频。
  接通,苏樾将手机摆在床对面的矮柜上,对着自己。
  许清佳能清晰看见他赤裸的上半身,肩臂肌肉明显,还有一根从运动裤裤腰挺立出来的东西。
  “宝宝。”
  许清佳是带着耳机的,就像他正在耳边说一样。
  “让我看看,我教你怎么舒服。”
  许清佳听他的话,将手机放在床尾靠着。
  她掀开被子,脸颊酡红,比第一次上舞台表演时还要局促不安,只会跟着“老师”的指导行动。
  “裤子怎么没脱?”
  苏樾问她。
  许清佳抿抿唇,捏着裤子边缘,在他的视线里一点一点往下扯。
  像剥落一朵花的花瓣。
  看见最嫩的蕊。
  到了膝盖,一狠心,扯掉放在床边。
  “还有内裤,怎么忘了?”苏樾说,“把灯打开,让我看看什么颜色,也是绿色吗?”
  许清佳终于看清他手上拿的是什么。
  这人……
  好吧,也是她纵容出来的。
  许清佳撑着床,翻身下去。屏幕上一晃而过的白皙软臀。
  操,她今天穿丁字裤。
  灯光大亮,他看得更清楚。
  还是淡紫色的。
  “宝宝,我不在,你穿这么骚给谁看?”
  其实他知道,许清佳为了在穿舞蹈服的时候不被看出痕迹,内裤大多都是这种,他手上这条也是。
  但他就是想跟她玩。
  许清佳也非常懂他兴奋的点。
  她咽了口口水,小声说:“给你看。”
  “是不是早就准备好勾引我了?”
  “……嗯。”
  “那现在把内裤也脱掉吧,让我看看里面。”
  许清佳勾着丁字裤细细的腰带,腕骨动了动,往下扯,布料滑过紧闭的双腿,衬里果然一片水痕。
  “自己把腿掰开,对着我。”
  一点点刷新许清佳的底线。
  许清佳抱着膝盖,头不好意思地扭到一边,身体却很听话,张开。
  丁字裤挂在左脚脚腕上。
  “再开一点,像你跳舞那样。”
  她柔韧性好,大腿可以完全压在两边。
  直到两瓣本该紧闭的蚌肉都因为动作而微微分开。
  “看见了,宝贝,你流好多水。”
  许清佳:“……”
  “好了,现在把手放过去,拨一下中间,是不是很硬?”
  许清佳颤颤地伸手,在他的目光中往双腿中间摸索。
  中指嵌进穴肉间,阴蒂湿漉漉地舔舐她的指腹。
  “啊……苏樾。”
  说不清的感觉在身体里乱窜,许清佳无助地喊他名字。
  “宝宝,看我。”
  许清佳泛起水雾的眼睛望向镜头。
  苏樾的阴茎翘得老高,长度粗度都很可观,被他右手压着,快贴近腹肌。
  指腹间露出豆绿色布料的细线。
  许清佳不自觉地跟随他撸动的频率在身下揉着。
  “衣服也脱掉吧,我都裸给你看了。”
  苏樾一边喘,一边说。
  “哈……嗯。”
  许清佳放开阴蒂,裤子都脱了,衣服脱起来好像就没那么为难了。
  她穿了一件跟内裤同色的内衣,依旧是蕾丝面料,性感的法式款,只有两片小小的叁角布料遮住胸乳前端的区域。
  侧边奶色的乳肉并没有完全被遮挡到,两条细带子挂在肩上。
  许清佳两只手绕到身后,解开暗扣。
  这个姿势就像双手被反剪在身后,挺出胸乳,任他观赏。
  内衣带从肩上滑落,掉下。
  乳尖嫣红挺立。
  “一边揉奶,一边揉逼,我们一起射出来。”
  苏樾握着阴茎的手背已经可以看见因极度忍耐而显现的青筋了。
  许清佳左手抚上左乳,揉面团似的握了握。
  “捏捏你的乳头,搓一搓它。”
  “右手放到小逼上,伸进去。”
  “一根手指怎么够呢?鸡巴这么大你都吃得下。”
  ……
  一句一句。
  讲话的内容越来越露骨,这才是最真实的,从底层生长出,受最原始的烟火气熏染的苏樾。
  他平时其实还算克制的,床上才彻底扯掉最后的“斯文”面具。
  许清佳好不容易找对地方,手指深入,两根,没到指根。
  水液顺着手指流到床上。
  不如他的东西粗长,但在他赤裸裸的目光下自慰,带来的是道德感上的高潮。
  许清佳小声哼着。
  窗外鞭炮声轰隆,她的声音只有耳机里的苏樾听得见。
  当然也听见了他的喘息。
  “要来了吗?宝宝。”
  苏樾看着她收缩越来越明显的小穴,了然地加快手里速度。
  “嗯——啊!”
  话音刚落,被玩到嫣红的穴肉里就喷出一股水。
  苏樾喘息,掌心划过龟头再往下撸。
  和她一起射出。
  高潮后有一小段的静谧。
  许清佳失控后仰倒在床上,双腿忘了合拢,暴露给他。
  胸口不断起伏,乳山摇晃。
  苏樾沉默平缓呼吸,看着画面里的她,身体涌上一股更加空虚的感觉。
  垂眼,捞过放在手机边的烟盒,抽出一根烟咬在嘴里,微低头,用火机点燃。
  边抽烟,边用长着老茧的手指慢慢磨着茎头。
  许清佳听见了声音。
  但已经没有力气教育他了。
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