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第一百五十二章与母亲的重逢

作者:霍比特人字数:2140更新时间:2022-09-22 23:17:21
  第一百五十二章
  电视闪烁着微光,国家频道正在播放一个纪录片,是纪实类的。叙说这世界已经有不少国家承认了犹大的能力,以及...“新生人类”治理国家时发生的一些难题。
  像修肆这种能力者上位也有不少,落后的国家依然战乱,先进的已经开始制作纪录片了。
  “我们目前看到的是,丧尸剿灭场专用器皿。下方巨大的入口有风吹上来,味道也很难闻。”
  “每周都会有从各个城市运输来的丧尸们集中在一起搅碎消灭。”
  “相信我们,不出半年,国内的丧尸们将会被国家清零!”
  浴室里水声不断,一个迷你小人拿着遥控板悄悄把电视音量开大,随后蹑手蹑脚地往门口处移动,玄关有一个装着红酒的小推车,客房服务刚送上来,想推开门就只得先把这个小推车推开。
  “撕拉”一声响,权让咒骂了一句,他身后的浴室门开了,大片热腾腾的雾气往外飘,女人穿着齐膝睡衣冷冷俯视盯着他。
  “你想开门去找谁。”
  “操,死娘们,你管得到挺宽啊。”
  小人气得一头通红的发竖了起来,秋俯身揪着他的小胳膊提起,顺带用剩下的手指勾住了红酒瓶口,权让那张脸紧紧贴着红酒瓶,里面深色液体随着秋的步伐一点点晃荡着。
  “你家里人呢。”
  “哈?你问的什么鬼话题。”
  她把小人重新放回了桌面,自己则坐着,手刀一瞬割裂开了红酒瓶,倒了一杯给自己,另一个矮脚杯,倒给了权让。
  “不知道,估计在哪个私人岛避难吧,也可能饿死了。”
  秋噢了声,提醒着他。“这两天别想着打扰她,让她好好跟母亲团聚。”
  “虽然我们都不是孝顺的类型,体会不到亲情,但你不是说,要学会给人留空间尊重人了么。”
  她晃荡着红酒瓶,权让被噎了一下,脸色从难看转变为了忍耐,几秒过后叹了口气,埋头喝矮脚杯里的酒了。
  “她现在在干嘛呢。”
  “不知道,估计在妈妈怀里哭吧。”
  妈妈么....多么温暖又引人向往的词汇。
  黄昏的阳即将落下去,伏小诗还真见到了妈妈。中年妇女依然是那种微胖形象,在居民街道的某个平房前,翘首以盼着。
  在见到女儿那一瞬间,两个人都情不自禁尖叫出了声,妇女手抖个不停,一路小跑而来,虽然伏小诗变化极大,黑发也化作了白发,但自己生出来的女儿,无论怎样都认得的。伏小诗情绪也从未那么波动过,泪瞬间绝提往外涌出,她激动地跑了过去,一瞬把妇女紧紧拥抱住。
  “妈!!!”
  “诗诗!乖乖...我的诗诗还活着...”
  妇女有些语无伦次,拥抱着的身影也情不自禁感染了把她送过来的高科。
  “那么,祝福你们有个愉快的夜晚。”他笑了笑,转身上了车。
  这里是安全区“免疫者”街道,由商业街改制后的街,与母亲相同的很多普通人类都吃了饭出来纳凉攀谈,周围有说有笑的。两个人太过引人注目了,不过伏小诗可管不了那么多,一个劲死死搂着妈妈,还是伏妈率先打破僵局,把像树袋熊一样的女儿抱回了自己居住的家里。
  “我都来这一个星期了,你说说你,怎么这么慢呢。知道妈有多想你么。”
  伏母泪眼婆娑,拉着伏小诗坐在沙发边,说要好好看看女儿。
  “你身体怎么样,都接近六年没见了,我真的好想好想!”
  母亲还是那个母亲,就是头发白了几根,虽然还没到退休的年级,但是为了养她这么个女儿,在末日前当家政已经很劳累了。
  “头发这么变成这样了,赶时髦么,染得啊?”
  伏母摸着女儿一头柔顺靓丽的头发,发觉她和以前有了极大变化,连眼镜都不带了,额头的青春痘也完全消失,现在的脸蛋就跟剥了壳的鸡蛋,比以前电视里那些女明星都要好看数十倍。但母亲没想太多,觉着这就是女大十八变。
  “哎呀,说出来很复杂,妈!”
  伏小诗像个粘皮糖一样,抱着伏母的胳膊不放,当妈的也有一堆话要问,不过厨房里的高压锅已经在响了,她得赶紧去熄火。
  “我炖的排骨叫了,来来来,你看看你,头发也不扎一下,披头散发的跟白发魔女似的。”
  伏母边说边去梳妆台小抽屉里找了根头绳,把梳子扔给她后急急忙忙去厨房里关火,伏小诗嘿嘿笑着扎头发,开始观察起了这间房的构造。
  虽然不是很大,有50多个平方的样子,客餐厅一起,有点逼仄,但被打理的很干净,而且两间卧室的面积也足够了。
  “妈,我住哪间?”
  伏小诗伸着脑袋问,伏母随手一指,她蹦跶着就进去了,布置很温馨,还有小阳台呢,她和妞妞的合照一动不动放在床头柜上,伏小诗一头栽进了绵软的床,捏着被子擦擦眼泪。
  “话说你认识哪个大人物啊,那么大动干戈的,你知道住在这种安全区内得要多少门槛么。”
  伏母一边问着,把排骨盛出来后放到客厅桌上。“衣服脏不脏,我新给你换的床单,来,过来来。”
  她招手,伏小诗嗯了声蹦跶起往外走。“不是大人物,就是认识个小官,帮忙托关系找到你的呗。”
  说到这里,她咳了一下,眼神稍微有点飘忽。如果说是总统安排的,妈估计得吓死。所以伏小诗还是决定暂且不告诉她真相。不过她说谎的动作根本瞒不了伏母,眼睛一扫就知道女儿在隐瞒。
  伏母也没追问,五六年了,两个人能活着都是奇迹,比起这些疑问,她更在乎的是两个人能重逢。
  “你肯定受了不少苦,当初就该听我的,念个本地大学,非得去别的地方念。”
  伏母叨叨两句,把电视打开。伏小诗也没闲着,主动拿起碗筷盛饭,想起以后的生活会越来越平和,就欢喜雀跃到她止不住嘴角上扬。
  作话:肉嘛...掐指一算,真不远了!
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